快速获得贡献度:   
请点击复制上面网址,将它发给好友,贴吧,聊天室,论坛,博客等.获得点击后,您的贡献度会自动增加.请不要贴在本坛,否则立刻禁言.
返回列表 查看21838 | 回复2 发帖

我分不出我老婆是不是自愿的(全)【作者:不详】  [复制连接]


  
小长篇呀!发下不容易啊!大家看着好就右边顶下啊!

从窗帘透射进来的明亮的光线照痛了我的眼睛。让我从地狱般的梦境里猛的醒来身旁我那从台北回来几天刚订婚刚满3 个月的美丽爱妻正安详的躺在我身旁熟睡着。我的惊醒似乎没有打扰到她。(还好没吵到她。我心里想着)看着她熟睡时美丽的脸庞。我心里自然的泛起了一丝甜蜜与满意的微笑。

  但是一回想到刚才梦到的情节。我的头却不自觉隐隐的抽痛起来。

  转个身顺手拿起了放在床头的香烟。抽出了一根点了火。吸了一大口香烟以后。就好像要把在梦里梦到的不愉快从胸腔里给吐出来一样用力的把烟给吐了出来…然而痛苦依在…梦境里的所有情节让我连灵魂的最深处都不由的痛苦到颤抖。我想就算再吸十口一百口烟。再更用力的吐出来。这种感觉依然还会在。

  叼着烟。站了起来。走到了浴室。

  祈望藉由水龙头里冰冷的冷水洗掉那个恶梦。让我的头脑得到一丝丝短暂清醒或得到对痛苦的解脱。

  然而在欲弯身掬水冲脸时。脸盆上方的镜子里出现的那张憔悴。狼狈的脸却让我自己吓了一大跳……他是谁??这是我吗??!!这张脸是刚订婚没几个月的男人的脸吗??!!

  霎时间在对梦里所有的惊慌与恐惧。巨浪般汹涌的淹没了我。把我拉回了梦里梦到的 2个多月前的一切。和那让我痛苦万分的一夜……个多月前。一个平凡的男人在日以继夜拼命的努力工作数年买了几间房子买了辆车子后。和一位在读专科时认识的同科系漂亮学妹美桦订了婚。

  所有人都不懂。不懂这个人长的漂亮身材好又温柔的学妹怎么会看上了这个家里没钱长的不怎么样又不爱开口和他人攀谈的男主角。

  男主角除了会常温柔的对女主角美桦傻笑与帮忙她摆脱她那些缠人的追求者以外。大家都在猜他以后30年搞不好连自己住哪吃啥都不知道。没想到他毕业后竟然被他混到有模有样……可是好景不常。刚订婚后的美桦虽然希望能像其她女人一样结了婚就呆在家里相夫教子。不过她更希望在年轻的岁月一圆读书时的梦想到国外读书。

  没办法。基于爱她。巴不得给她全世界她想要的东西的心理。我帮她打点好了她想继续读书深造的一切。

  只不过事前有沟通好。因为我和她刚订结婚没多久不想和她分开太久而且她还年轻也才25岁而已。所以先就近在台湾找间大学念个几年以后等我多赚些钱再直接移民到国外再让她继续深造。考虑了一阵后。看来看去还是台北的大学素比较高所以就到台北找了…因为我是南部人。房子也买在南部。所以在她未开学时我便跑了几趟台北。

  希望找到比较靠近她要读的学校的房子或买或租。

  经由房屋中介的介绍。我找到了一间理想的房子。

  房东听说是个经理级的人物。因为要移民所以房子要卖而约我到现场去看看。

  当我到了房东给我的地址时。发现那房子除了离学校近以外环境治安等等其它条件倒也不差。所以当下决定价格想跟他买那房子。

  房东姓陈。倒也爽快。一听我买房子是要给想到台北读书的未婚妻住时。对于略低的价格倒也没说啥当下就说好。

  只不过他说因为他买的机票是9 月底。而现在才7 月中。所以叫我9 月时再来办理房子过户和住进来的细节。

  我一听头可大了。因为我老婆9 月开课。加上有的没的准备最慢也要8 月中就到台北来。时间不搭那怎么办??

  房东老陈一听就说了:我家里人以经去国外准备移民的事。这房子现在只有老头我一个人住。因为这里我有加盖了一层而且各有出口楼梯你们夫妻俩如果不介意的话楼上就先让你们住好了。

  我一听倒觉得这方法也可行。

  想想觉得我自己虽工作在身虽让老婆一个人住这里楼上有点危险。不过这里毕竟是台北又不是国外。

  想见爱妻时南部开车来也不过几小时而已。况且这房东老陈高高瘦瘦看起来和和气气。斯斯文文的。也不像不规矩的人。让爱妻先住这儿应该也行。

  所以我就说:好吧。那就这样说定。我先回南部准备一下。隔几天我就和我老婆先般东西过来这儿。那我先走了……当离开老陈那里在开车回南部时。我心里还阵阵心喜。想说回到家后把我帮爱妻打点好她要到台北来上课时所需的一切时她会多么的高兴。

  想不到这就是我痛苦的开端……隔了几天。我和爱妻如约的准备好一切般到老陈这里时。

  因为房子还不算我的。现时权充算借住老陈家所以没钥匙开门。按了电铃请老陈来开门以后。老陈出来了。

  这时我老婆才第一次看到老陈。还很和气的跟老陈打了一下招呼。

  当初老陈第一次看到我时。我猜他想说我外表并不怎么样也不特别富有。我老婆应该长的也不如何。想不到我老婆会这么漂亮。

  所以他整个人在看到我老婆时呆了一呆。不过他毕竟是走过社会的。马上回复正常。还很好心的帮我们提了一些行李进了楼上屋子。

  当晚……由于我隔天要上班。而又要和爱妻分隔两地。所以免不了的和爱妻恩爱了一夜。

  隔天我要回南部时。老陈还特别出门口来给我送行还让我感动了那么一下。

  想不到他只是要确定我有没有真的回南部。好进行他的计划而已。

  这个老陈。算起来还真的是好样的。心机深。耐心够。我老婆刚搬进去时。

  前一两个星期他倒也蛮安份的不敢造次以松懈我老婆的防心。

  女人嘛。初时一个人住外面一定大小事都自然很小心。吃也外面喝也外面买。

  除了出门办事外房门锁的可紧。

  不过百密倒还有一疏。老陈那房子楼上虽门口。楼梯。卧室。家具卫浴。各有各的。不过偏偏冰箱只那一个。

  我老婆三餐在外面吃久了。难免带些饮料小零食回来。放着又怕隔天就坏了。

  想说这阵子老陈倒也蛮客气随和的。总叫她要用到啥就自个儿拿不用问他。

  所以她就常把一些小零食饮料放在冰箱里头。等要吃时再拿出来。

  这也是老陈奸诈的地方。

  他手头有钱。家里头大。人口又多。哪会只有一个冰箱而已。

  只是他自从见到我老婆以后。心里总算计着怎么好好弄上手。所以故意把另一个冰箱藏起来。等我老婆戒心小时。主动把食物拿到冰箱里头放。好让他动手脚。

  十天半个月后。总算被他给等到了。

  八月初的某天。天气热的要命。我老婆办了些事后到街上买了一大堆日常生活用品回家。

  好死不死电梯坏了。害她扛了那些刚买的东西走到楼上来。

  又累又渴的状况下。她便把冰箱里前天放的饮料拿出来。一股脑的往嘴里头倒。

  老陈这时却碰巧在房门外喊了:梁小姐。你没事吧。我在楼下好像听到你这儿有什么东西打翻了。

  我老婆一听便说:没有。没事。刚刚买了一些东西回来。可能我放地下时放太大力了。吵到你了真不好意思。

  老陈一听。便知我老婆还清醒。(原来他在我老婆出门后就把放冰箱里的饮料都拿出来下了春药。这是我到后来猜出来比较合罗辑的可能性)。就说:那没事。我下楼啦。

  我老婆一听老陈下了楼。便开始把身上的衣服和裙子给脱了。只穿一件胸罩和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小睡裤。蹲在那里收拾东西。

  隔一会儿后…我老婆总觉得好像越来越热。而且头还越来越昏。便索性东西也不收了往床上去躺着。

  躺着躺着。就想起老公我在她旁边时的体贴。也想到刚搬来这里的那个夜晚与我翻云覆雨的恩爱缠绵。

  想着想着。手就不由自主的往她高耸的胸部与脖子周围轻轻的抚摸。

  她想着:老公最喜欢摸我胸部这里和我的双腿间了。每次他摸我我都觉得好像要被他摸到融化了一样。唉……可惜他现在不在…她一边想着一边往那两处轻轻的抚摸着……摸到最后索性把胸罩和短裤给脱了……说真格的…我老婆在和我订婚之前从没有过性经验。我也问过她有没有手淫过。她说没有。我绝对相信。

  (因为她的乳头和乳晕颜色一直以来都泛着非常的美丽颜色。

  那颜色就如同樱花在初晨绽放时在中央乳头处稍为红嫩外。红嫩的色彩慢慢的往乳晕周围淡去。而在乳晕圆圈处停止。

  况且乳头与乳晕处周围皮肤非常的细嫩。就像深山里未经俗世人探访过的雪地一样洁净与柔美。)(而我老婆的私处。体毛并不多。短短淡淡的耻毛。覆盖在那条迷人的粉红色肉缝两旁。

  在她和我刚订婚后就住在我家里的那些翻云覆雨的夜里我发觉。

  每当她在我的爱抚下春潮泛滥时。她那围围泛红的私处凝聚着春潮的水珠。

  
您是第21839位浏览


继续,,加油,,

我分不出我老婆是不是自愿的
返回列表
无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在M T V 幹同學的老婆